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庶务二课
庶务二课

庶务二课

一、陷阱

  这个奇怪的部门「庶务二课」究竟是什么?

  这是一间著名的大型企业,然而当中却有一个如此奇怪的部门。它位于一间好象仓库般,昏暗细小、甚至有点臭味的房间中。

  新人社员沙树,正为能入到这间大公司而高兴,但却对这个部门一无所知。

  室中只有两个同事,一个是山本课长,看上去像个无能中年汉。另外还有一个叫速水的专务,看来样子十分阴沉「究竟要我做什么?」沙树如此的想。在这个计算机、复印机也没有的地方中……「沙树,有很重要的工作交给妳。」「重要工作?给我?」沙树一脸惊讶,毕竟自己是个什么经验也没有的新社员,心想自己能当什么大任?

  「这样的,这是社长的兴趣,是要妳做……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奴隶」这两个字由课长长中说出,沙树一时间什么也反应不过来。她是一个很普通平凡的女孩:学业成绩是班中的中游份子,本身完全没什么特长,更无什么特别出色的科目。虽然有人说她样子很可爱,但也有人认为她太沉静。本身也没什么特别的梦想,只想将来做个好太太,有个幸福家庭。

  只是如此平凡的她,却有一个不平凡的命运等待着她。

  「什么奴隶……太奇怪了,这是开玩笑?」

  「沙树小姐,对这神圣的工作你怎可当玩啊?专务,动手吧!」「不!说笑吧?为什么要我做这样的事?不要!!啊啊啊啊!!」速水拿出了一条粗大的麻绳,在两个大男人合力下,沙树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紧紧捆绑了起来。

  二、震刑

  沙树感到非常后悔。

  被绳索紧绑在矮桌上动弹不得,然后被拉高了裙子,自己的内裤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,非常的羞耻……很后悔,为什么进入了这间公司?这样的也算工作?根本算是犯罪啊!

  「真美……

  初出社会的小妮子就是如此鲜嫩吸引……」二人望着眼前被缚而失去了自由,有如待宰羔羊般的妙龄女郎,几乎口水也流下来。

  「求求你们……我不是什么奴隶啊……」

  课长放到沙树身躯上,缓缓抚摸,感受掌下那充满弹性和生命力的女体。继而他又把沙树胸前的衣纽解开。

  「不用怕,让我教妳怎样才是女性最大的快感吧!」「不!!我不想学!」然而课长毫不理会,一旁的速水专务更拿另一把剪刀把那纯白胸围从中间处割开。两团丰盈的美肉「噗」地弹了出来。良好的外观,形状和色泽上都是上品。

  沙树吓得娇躯乱颤,却在绳索紧绑下无法动弹太多。

  泠酷的专务更把冰冷的剪刀峰贴近那樱花色的乳尖,作势欲剪。

  「不要!好可怕啊……」在心理的威吓下沙树花容失色,泪水在眼眶内打转。

  「嘿嘿!」专务把剪刀移向下方,把沙树穿著的丝袜裤剪割开。然后,他拿出了一个圆卵形的东西,沙树虽不知那是何物,但看到专务残酷的笑容和听到微微的怪异的马达声,令沙树也心知不妙!

  果然专务把那东西贴在沙树内裤的中心部,一阵震动的感觉传到敏感的私处,令沙树不禁「啊!」叫出声来。

  然后专务更把她的内裤也展开,那女性秘密的私处也完全的暴露在二人的眼前「求求你……不要看!」沙树羞耻地大叫,然而专务不但不理会她的哀求,更再次把那「震旦」移近她的下体!

  「啊啊啊!!」震旦直接地压在私处中央的裂缝上,异样的震动,直接传递到敏感的地带。然而对沙树来说这只是无止境的难受。兴奋的感觉也从来没有。

  「嘿嘿……」专务继续忘我地,把震旦在她的私处来回翻动、撩弄。

  无终止的私刑,仍在持续着……

  三、牝犬

  课长是一个无能的胖子,对营业工作一无所知,然而他还有一项特长:就是一样变态的特长。

  把部下的新人女社员沙树,她的丝袜裤和内剪开脱掉,再插入一支阳具型的玩具进她下体内,然后命她四脚爬在地上。

  这还不止,课长自己更坐在一架运货用手推车上,然后把绳索套在沙树身上。

  沙树在地上爬行,拉着那手推车前进。这是类似马车的「人车」!

  「好辛苦……好重……」毫无疑问对一个女子来说,这是一件超体力劳动。

  而那支在阴道内不住转动的玩具,更加深其负荷。

  「啊!」更要命是当沙树慢下来时,课长都会用类似马鞭的棒子打她的肉臂。

  课长来看实在是绝大享受,因为以她的姿势,她的肥臂和私处都完全地展现在他荒淫的目光内。

  不知爬行了多久,就像一世纪般长,这真是如行刑般的历程。

  「嗄……」快不行了,沙树全身也酸痛,体力消耗,力量直绿下降…头也晕眩起来……好倦……不能再动了……终于,她伏倒在地上。

  课长呼喝,但昏迷状态中的沙树再无反应。

  「哈哈,妳想到此为止?不可能!」课长把任由摆布的沙树抱起,脱下她的衣服,令她胸前双峰展露在眼前。

  然后用黑色布巾盖住她双眼和咀,再用绳固定起来。

  最后用绳索和天花的滑轮把她吊了起来。

  然后,专务再度进来。

  「专务,今次就由你来了!」

  ……

  当沙树从昏迷中感到一阵刺痛而醒来,她眼前是一片黑暗。

  「怎么什么也看不到?啊!乳头好痛!」

  原来专务正在用衣夹子在她身上四处夹上!

  乳头上下左右、甚至是乳尖,都已夹遍衣夹。痛,是沙树唯一的感觉!刚才的震旦和犬爬行只耻辱性的调教,但现在开始进入的便是真正的痛虐调教!

  「啊啊啊啊!!救命!!」痛,更加上眼前的黑暗,令沙树感到剧烈的恐惧。

  终于专务把她的蒙眼布拉下,沙树终看到自己全身被夹的样子「别怕,现在把妳打扮得更美,加点红色会更漂亮!」四、火刑蜡烛?干什么?

  沙树的疑问很快便有了答案。

  专务把蜡烛移近,然后大力一拨,立刻有一滩溶了的蜡飞溅出来,洒在沙树身体上!

  「啊啊!!!好热!!」

  「反应很良好呢!」

  「啊!!好热啊!!要炙伤了!」

  专务完全无视她的惨叫,奴隶并无人权可言。拿着蜡烛的他在不住冷笑,手上的蜡继续拨落沙树白嫩的裸体上。

  痛叫、流泪,这都令专务更加兴奋!

  身上多了一层红色的粉饰,但对沙树来说只是痛楚,还有后悔而已。

  「好热!!!炙死了啊!!别再来!!求你!!!」「好美……这样的妳,是最美的……」怎么他会这样兴奋?看到女人受着如此酷刑有什么快乐?是喜欢女人的凄惨样子?但实在太热了,没办法停止惨叫。

 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在沙树迷糊中火刑己完结了。

  干了的蜡,如鳞片般一块块掉下。

  但全身仍一片酸痛,在受刑后身体己家不再是自己似的。现在她只想快倒在床上,立刻忘掉一切昏睡过去。

  最好不要醒来,回到残酷的现实世界。

  但事实上两淫兽还未肯给她休息。依然地紧缚着她。她全身已完全一丝不挂,只有麻绳在捆绑着她。

  然后课长把自己的阳具露出来,塞进沙树的的中。

  已经有点神智不清的沙树,只本能地含着阳具,已全无反抗之力。

  「啊!好热!」

  但这时专务却又再次在她身后,把热蜡滴到她的背和肉臂上。还有上、指上……热力令沙树再清醒过来。口中含住课长腥臭的肉棒,身体承受热蜡火炙,连私处也被插入了电动震动棒子。可说是极点的肆虐了吧!

  我会尽力奉侍课长的肉棒……所以……请把蜡烛拿开!!别翻开我的肛门!!

  不要!!

  任沙树如何也改变不了这无止境的凌辱。

  下颚极之疲累,舌头也麻痹、咽喉也疼痛……若不再完结,沙树想自己身体快坏掉了……终于,课长肉棒中射出一股热流,直射入沙树口中。

  一阵强烈的腥臭和呕吐感,令沙树险些昏迷过去但不可吐出来,否则不知会受到什么惩罚。

  终于完结了吧?

  五、毒打

  课长爱怜地把沙树口中流出的精液,涂在她的脸上。

  「好可爱的脸,嘿嘿!」

  终于完结了吧?沙树心中发出这样的呼求。

  不过,专务又拿出另一段绳索把沙树双手绑紧,复又把她吊起来。已呈半昏迷状态的沙树,身子放软的任由摆布。

  然后,只见专务拿出一截黑色的东西来。

  皮鞭?

  沙树脑中刚掠过这两个字,已听到一阵劲风破空之声,然后身体传来一阵剧痛!

  「啊啊啊啊!!!!!」

  好痛!好痛!?啪!?啪!

  身体有如裂开般的痛,令沙树痛哭、狂叫……

  刚才的衣夹和热蜡也是痛楚调教。

  可是比起皮鞭却算不上什么!

  「停手啊!!!啊!!!要死了!!啊啊!!!!」专务如疯似狂般,享受着各种美妙声音,包括皮鞭破空之声;鞭子打击在幼嫩女体上的声音,还有沙树声嘶力歇的惨叫求饶声。

  他对调教是个能手,一边避开要害部位地鞭打,时重时轻;一边用屈辱和赞美两种不同语句交叉地用在沙树身上。

  「好痛!!好痛啊!!!」

  为什么?我做错什么,要受如此酷刑?

  沙树怎也想不明白。

  只有全身的剧痛,她最是讨厌。

  狂叫、涕泪纵横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有如永恒一般。到最后沙树终于完全失去知觉。

  六、吊悬

  当沙树徐徐醒来,她以为自己仍是在梦境中。

  因为自己竟凌空飞了起来?

  但很快,身体上的痛楚便令她回到现实,原来她被人用绳子水平地吊在一支悬吊在半空的梯子下。

  不止如此,在她乳房、下体等敏感部位也被衣夹夹住。

  她张口想叫,但她的咀已被一个红色的球状物塞住,只可闷啍而发不出声。

  衣夹令受尽折磨的身体再度发出痛楚。而头部也像充血般,加上悬吊在半空还在一摆一摆的,更令她有种「晕浪」的感觉。

  一旁看着她的还是调教狂的速水专务。

  「好美……把女人的身体弄成这副模样,是最可爱的!」非常难受。由开始至今就不断受着各种虐待。

  摇啊摇的。是沙树那被鞭和热蜡摧残的身体,还有越来越热的感觉。

  而在她心中的是无助和绝望。

  什么也做不到,也保护不到自己。明日会怎样?以后会怎样?

  只知她再不想受任何痛楚了,要她如何也好,要她成为上司的玩具也好……总之不要痛楚便好了……

【完】